巴蜀文化研究

學貸問題積重難返:美國高等教育的“債務陷阱”

胡小文

2023-07-20 03:15

記者 楊逸夫
光明日報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環球視野】?

當地時間7月14日,拜登政府高調宣布將在未來幾周內取消80.4萬名學生總額達390億美元的貸款債務。美國教育部聲稱,此次行動解決了系統的“歷史性失敗”和誤算借款人減免資格的行政錯誤。

自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上月末推翻了拜登4000億美元的大規模學生貸款債務減免計劃以來,拜登政府先是表示不會放棄,將試圖通過另一項法律再次免除債務,隨后又推出“有史以來最為優惠的學生貸款還款計劃”以及為期12個月的還款“緩沖期”。如今拜登再次宣布新行動——一系列操作將學生貸款的話題推上風口浪尖。而這一切主要是因為因新冠疫情而暫停長達3年之久的聯邦學生貸款償付即將于今年秋天恢復。9月起,貸款將開始恢復累積利息,10月起將開始恢復償付,這讓不少借款人措手不及。在此關鍵時刻,拜登政府重申其減免學生貸款的承諾,試圖借此穩固相關選民的支持。

1.“永遠還不完的債務”

學生貸款在美國已有較長歷史,然而在過去的幾十年間,初衷本是幫助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助學貸款”卻成了許多美國人一生的經濟“枷鎖”。

美國學生貸款的大規模推廣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為幫助大量退伍軍人解決就業問題,美國政府于1944年出臺了《退伍軍人權利法案》,出資資助退伍軍人上大學,開啟了精英高等教育向大眾化的轉變。1965年,美國國會通過《高等教育法》,向符合條件的大學生提供助學貸款,這也是美國歷史上第一部以學生經濟困難程度決定資助方式和資助金額的法律。

幾十年來,學生貸款成為美國家庭中增長最快的負債,當前美國有1.6萬億美元待償的學生債務,約五分之一的美國人持有學生貸款。這是因為,美國的高等教育費用不僅很高,而且不斷上漲。據美國“教育數據倡議”組織統計,排除通脹因素,美國大學學費自1963年以來上漲了747.8%,遠遠超過了同時期22~27歲工人19%的工資漲幅。哈佛大學一年的本科學費加生活費約為95438美元,按照去年美國人均存款5011美元估算,一個美國人需要75年的時間才能存夠錢讓一個孩子在頂尖大學完成學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分析,學費上漲的原因包括美國貧富差距不斷加大,排名靠前的大學為吸引富裕家庭,不斷增加額外支出為富裕學生提供豪華服務。此外,州立法機構對公共教育的補貼也不斷減少,這意味著大學必須依靠學生支付的學費來覆蓋學校支出。而很多學生恰恰是在通過學生貸款借錢支付學費,這就導致了學生貸款與大學學費螺旋式上漲的惡性循環。

除學費上漲以外,貸款利率高、還款期限緊、勞動力市場對學歷的需求增高等因素的疊加影響,導致大量擁有學生貸款的美國人甚至賺不到足夠的錢來支付不斷累積的利息,更不用說償還本金了。在美國,中老年學生貸款借款人也不在少數。最出名的例子即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雖然奧巴馬的學生貸款金額僅有約4萬美元,且擁有高薪工作,但直到畢業21年后,奧巴馬才還清了自己的學生貸款,那時他已經44歲了。

美國杰恩家庭研究所數據顯示,在疫情前的十年間,學生貸款的償還情況就處于持續下滑之中。2020年,60.7%的未償還學生貸款余額要高于本金。由于疫情期間償付被暫停,一些借款人得以借機償還本金,因此2022年這個數字下降到了53.7%。在償付暫停的這三年里,美國社會信用評分上升,醫療、住房等其他債務的拖欠和違約情況也出現下降……學生貸款的借款人在正常情況下普遍無力償還貸款,只有在償還暫停的特殊情況下才勉強有機會還款,可見學生貸款給美國民眾造成了極大的經濟壓力。

《紐約時報》近日發表文章《美國的學生貸款從來都不可能被還清》,指出在現實中大學學位并不總是“有回報的”,所謂“高等教育能直接帶來高收入”的承諾其實是空洞的。很多雖然學歷高但收入很低的人也同樣背負著大量學生貸款債務。以教師為例,他們昂貴的碩士學位并沒有換來多少工資的提高。同時,美國社會尤其是勞動力市場的結構性不平等也會對借款人的還款情況造成影響。研究表明,女性、非洲裔和拉丁裔等弱勢族群的借款人不得不試圖通過提高受教育程度來克服勞動力市場上的不平等,從而花費更多學費,更難在償還債務上取得進展。

2.恢復償還加劇借款人經濟困境

為在當年的中期選舉中爭取年輕選民的支持,拜登于2022年8月宣布對符合條件的公民免除最高2萬美元學生貸款的計劃,很快就有2600萬人申請了該項目。但計劃遭到共和黨人反對,一系列訴訟對計劃的合法性提出疑問,該計劃也因此被擱置。今年6月30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裁定,拜登的減免學生貸款項目違憲,總統無權如此大規模地減免學生貸款。

債務減免計劃遭法院推翻令許多借款人措手不及。不少人此前聽信了拜登的承諾,在債務暫停的這三年間,利用積蓄進行了租房、購車、償還其他債務等額外投資。美國《國會山報》報道,7月10日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50%的受訪學生借款人表示在10月學生貸款償付恢復時,其收入將不足以償還學生貸款。僅有22%的人計劃過付款。另一項民意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受訪借款人表示在法院裁決之前進行了額外的消費支出,因為他們原本認為拜登政府至少能夠免除一部分債務。

還款恢復后,許多借款人將需要每月支付數百美元的貸款,不僅打亂了原有的生活規劃,甚至還可能使部分人陷入經濟困境。近年來,由于疫情沖擊疊加通貨膨脹,美國的房租大幅上漲,很多低收入者本就因房租問題面臨被驅逐而無家可歸的風險,債務恢復無疑會進一步影響這部分人的生活質量。此外,完全依靠社會保障生活的老年借款人、因故未成功獲得學位的借款人都將面臨難以承受的還款壓力。

另外,經濟學家擔心,貸款償還恢復或將給已經受不確定性困擾的美國經濟帶來更多不確定性。高盛預測,最高法院的裁決將使個人消費支出指數(PCE)下降20%。換言之,消費者將因還債而被迫削減日常開支,刺激經濟的現金流也將隨之減少,電商企業、酒吧和餐館等將首先受到影響。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喬什·比文斯預測,恢復貸款償付對美國經濟的打擊可能達到每年約850億至900億美元。

3.貸款背后的選民之爭

學生貸款的話題也成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爭論的焦點。共和黨批評拜登政府的債務減免計劃是在“賄賂”選民,是對憲法以及最高法院判決的公然違背。大規模的免債可能進一步惡化高等教育學費上漲問題,加劇通脹。此外,對于那些已經償還學生貸款的人以及沒有選擇上大學的納稅人來說,該計劃是不公平的。而民主黨則批評共和黨人無法“忍受”為美國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提供救濟的想法,利用最高法院干預政府決策。美國教育部長米格爾·卡多納公開表示,共和黨人在阻撓學生貸款減免計劃的同時,為大公司和超級富豪減稅,利用疫情期間保護中小企業的“薪水保護計劃”減免巨額貸款。

此間觀察家認為,對共和黨人來說,最高法院的本次裁決可謂是一場重大勝利。特朗普在總統任內任命了三名大法官,建立了保守派多數,這也是此次最高法院以6比3的票數否決拜登免債計劃的原因。最高法院也正是因此被越來越多的美國自由派認為被政治化了?!度A盛頓郵報》報道,最高法院本次的裁決,以及去年“羅訴韋德案”被推翻的決定,讓不少自由派年輕人發現,最高法院并不是他們想象中的保護弱勢群體權利的機構。觀察家預測,這可能會促使更多年輕人參與明年的總統和國會選舉,以期改變現狀。

然而,最高法院的裁定對拜登而言也絕非好消息。在競選連任之際,裁定加大了拜登面臨的政治壓力。因此,拜登政府在免債計劃被推翻后緊急召開會議商討對策,并在短時間內宣布多項新舉措,試圖減輕年輕選民以及少數族裔選民的輿論壓力。拜登的學生貸款減免計劃是他在2020年競選總統時的承諾之一,如今計劃失敗,即使是民主黨的支持者也難免感到被辜負。正如馬薩諸塞州民主黨眾議員阿雅娜·普萊斯利所說:“拜登總統必須找到一種方法來免除學生貸款債務,否則將承受民主黨聯盟在這個問題上向白宮施壓的政治后果?!?/span>

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主席德里克·約翰遜此前也提醒拜登,在法院作出不利裁決后,如果沒有進一步的迅速行動,黑人選民將對政府感到難以置信的失望,因為政府未能兌現關鍵的競選承諾,還擴大了種族財富差距,將他們的家人朋友推向了經濟不確定性之中。

有媒體報道指出,拜登政府其實也并不能完全確定其債務減免計劃合法且能夠最終通過法院的審查。但為了吸引選民,拜登政府并沒有提醒支持者其計劃有失敗的可能。當被問及是否給了借款人貸款減免的“虛假希望”時,拜登將矛頭指向了共和黨人。拜登說,“我沒有給借款人虛假的希望,但共和黨人奪走了希望”。

蓋洛普咨詢公司7月發布的最新民調顯示,美國民眾對高等教育的信心已降至歷史最低點。然而,無論是共和黨主張的限制聯邦貸款(一旦學生的欠款達到一定門檻,就禁止他們再進入該系統的排他性方案),還是拜登政府的大規模貸款減免計劃,事實上都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美學生貸款的問題?!都~約時報》文章直言,價值1.6萬億美元的債務高塔是美國教育政策失敗的象征。要改變現狀,需要在根本上重新設計美國政府與高等教育系統的關系,進行高等教育融資體系的改革,調整學生貸款的結構,降低高等教育學費。然而不幸的是,兩黨政客似乎都無法跳出黨爭的盒子。

當兩黨相互指責,政府和法院就政府根據現行法律免除學生債務的能力而爭論不休時,學生貸款借款人卻因不得不縮減支出,改變生活計劃,推遲或放棄結婚、買房、退休或投資子女教育等而發愁,美國經濟也因此面臨潛在風險。司法系統無視民意、民眾對體制日益失望,這一切凸顯著美國政治與社會難愈的沉疴。


]]>

2023-07-20 11:15
3701
【民族文化】魚通: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部落 91视频app下载_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无码一_香蕉视频成人版APP_男男之间做啪啪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