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學科研究 理論研究

中國特色勞動倫理的理論闡釋

沈華

2023-02-13 09:14

譚泓
《哲學研究》2022年第7期

  勞動倫理指勞動過程中人與其他要素應當遵守的道德準則,是對勞動關系的倫理概括,反映著勞動者、勞動集體與國家社會之間的關系特點與發展規律。勞動倫理在整個倫理體系研究中居于“元問題”位置,體現著社會發展的動力,決定著社會發展的方向,并制約著社會道德、經濟發展與政治制度等各方面內容。由此,基于勞動倫理“元問題”與“中國倫理學故鄉”文化理論自覺的基本定位,需要著力強化中國特色勞動倫理的理論闡釋。本文嘗試將中國特色勞動倫理定位于:貫穿馬克思勞動倫理主線、根植中國傳統文化沃土、與市場經濟發展相適應、吸收人類一切優秀文明成果,由立足中國國情的“國家責任倫理、企業經營倫理、勞動職業倫理”構成的統一體。


  一、近代、延安時期與新中國以來的勞動倫理發展


  現代勞動關系伴隨現代工業化市場經濟的社會分工而產生,在我國發端于近代民族工業。從中國勞動倫理的歷史形成與發展傳承角度看,現代意義上的勞動倫理經歷近代民族實業救國對“造福社會、報效國家”企業經營倫理與“勞資合作”倫理開始初步探索;延安時期對“艱苦奮斗、勞動光榮、科技重要、互助合作、勞資兩利”等豐厚的革命勞動倫理進行建構探索;新中國成立以來對社會主義勞動模范倫理探索,社會轉型期中國倫理信念體系構建,新時代信息網絡平臺經濟、現代科技人工智能與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推動著勞動倫理新發展,并逐步形成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中國特色勞動倫理。


  (一)近代民族實業對現代勞動倫理的初步探索


  “近代以來,面對列強的侵略和西方資本主義工業文明的挑戰,中華民族陷入了國勢衰微、國民道德萎靡的境地,……折射出中國倫理學話語體系與民族命運的深層關聯?!?陳澤環、謝伏華,第2頁)中華民族在面對西方列強“堅船利炮”的威脅、尋求救亡圖存道路的過程中,實業救國推動著中國近代民族工業的產生與發展。譬如,提出“實業救國”的狀元企業家張謇、“發展實業從吃穿入手”的“面粉大王、紡織大王”榮宗敬榮德生兄弟、被稱為“中國重化工之父”的范旭東、集“煤炭大王、火柴大王、毛紡大王、水泥大王”于一身的“企業大王”劉鴻生、探索通過“產業、交通、國防、文化”運動推動“民族解放和國家振興”的“中國船王”盧作孚等民族實業家,通過興辦實業、教育、醫療及公益事業等,推動了“實業救國、教育救國、科學救國、革命救國”的近代思潮與實業發展,形成關于“造福社會、報效國家”企業經營倫理的初步探索。


  伴隨中國近代實業發展、現代工業起步,勞動者數量增加、工作時間長、環境差、工資微薄,工人受剝削受壓迫得到關注,并成為歷次罷工運動的重要原因?;诖?,有關勞動問題的研究開始出現,譬如,陶孟和對“北平人力車夫之生活情形”調查,陳達對國民黨南方政權的勞動法規予以研究,馬俊超從中國社會經濟轉變、勞工現況、社會思想進步與勞工運動關系、舊時行會、新式勞工組織、工會發展、工會分裂與取締、工會整理與改組等對勞工運動史予以梳理,史國衡對昆廠勞工從工人來源、技工內移、內地勞動力的退化、勞動態度與效率、工資、工人生活、工人保養、廠風、勞工安全等角度深入調研。第一個直接從道德倫理角度考察勞動的陳振鷺,提出應研究勞動問題的道德理由,指出勞動者非人地位是道德淪亡的禍劫,同時要考察勞動問題與倫理學關系,并且論述童工、女工,工時、工資,勞動公害與職業病,工會、罷工、調解與仲裁,失業、社會保險,勞動問題的發生與解決等。(參見陳振鷺)


  與此同時,對“勞資合作”的倫理探索伴隨著工業實踐而產生并發展,民國實業家穆藕初提出“勞資兩方團結一氣”。勞資問題雖然如“半天霹靂”,但是“惟有勞資協調,始足以維持于永久,亦惟有勞資協調,我國工業始有發展之機會”(《穆藕初文集》增訂本,第227頁)。就此來看,其“勞資合作”思想體現著實業救國的愛國情感,在一定程度上保護著工人利益,促進著勞資關系協調。無錫申新三廠作為近代企業重視“勞資合作”、達成良性互助的典型,近代民族實業家榮德生與一生創辦66家企業、擔任41種公職的薛明劍,通過試行“生活共同體”性質的勞工自治區,通過辦夜校、女工養成所、機工養成所、職員養成所等提高員工素質,通過榮氏工商中學培養年輕有文化、懂技術的新員工等,著力于勞工教育、福利及生活管理,不僅塑造新式工人,而且塑造著“勞資合作雙贏、互相包容促進、工人以廠為榮”的勞動倫理。


  (二)延安時期對革命勞動倫理的建構探索


  延安時期,為了戰勝國民黨重重封鎖造成日益嚴重的經濟困難,抗日軍民開展“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大生產運動,提出“發展生產、保障供給”的總方針和“艱苦奮斗、不屈不撓”指導方針。由此,“艱苦奮斗”成為延安時期革命勞動倫理建構探索的最顯著特征。1938年4月,毛澤東在陜北公學第二期開學典禮提出:“艱苦奮斗!這是每一個共產黨員,每一個革命家的作風?!?《毛澤東著作專題摘編》,第2132-2133頁)1939年,他在“五一”勞動大會再次提出“我們的民族歷來有一種艱苦奮斗的作風”。隨后,邊區中央發起的“樹立典型,表彰模范”延安勞模運動,農業生產戰線出現的吳有滿、馬杏兒,工業生產戰線出現的鍋爐工趙占魁、煉鐵工溫賢良、工程師沈鴻、邊區化工工業創建者錢志道,軍隊出現的李位,合作社出現的劉建章,機關中出現的黃立德等勞模英雄,被毛澤東稱為“人民的領袖”,發揮了“帶頭作用、骨干作用、橋梁作用”(《毛澤東年譜:1893-1949》修訂本,第573頁)。


  同時,延安時期高度重視“科技生產”。1940年初,毛澤東在陜甘寧邊區自然科學研究會成立大會上強調:“自然科學是人們爭取自由的一種武裝。人們為著要在社會上得到自由,就要用社會科學來了解社會,改造社會,進行社會革命?!?《毛澤東文集》第2卷,第269頁)為了適應抗戰建國與陜甘寧邊區經濟建設的需要,并為未來培養科學技術干部,延安自然科學研究院改為延安自然科學院,既從事科研實驗,又重視科研教學,并通過建立機械實習廠、化工實習廠、化學實驗室和生物實驗室等,大力培養科技生力軍?!蹲匀豢茖W研究會宣言》提出“自然科學大眾化”,標志著陜甘寧邊區“自然科學大眾化運動”的啟動,對于改變民眾愚昧落后意識與推動實踐發展起到重要作用。在“自然科學大眾化”推動過程中,馬蘭草造紙術誕生、玻璃試制成功、大量中西藥品研制、邊區地質礦產自然資源開發等,有力地改變了邊區物質匱乏的狀況。


  延安時期倡導的“勞動互助”被視為“第二次生產制度革命”,毛澤東指出:“這樣的改革,生產工具根本沒有變化,但人與人之間的生產關系變化了。從土地改革到發展勞動互助組織兩次變化,這是生產制度上的革命?!?《毛澤東文集》第3卷,第71頁)不僅如此,在“勞動互助”基礎上形成的“勞動合作”,成為“人民群眾得到解放的必由之路,由窮苦變富裕的必由之路,也是抗戰勝利的必由之路”(《毛澤東選集》第3卷,第932頁)。在勞資關系方面,1934年1月,毛澤東在中華蘇維埃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提出“勞資兩利”思想。1941年11月,毛澤東進一步指出:“我們一方面扶助工人,使工人有工做,有飯吃;另一方面又實行發展實業的政策,使資本家也有利可圖?!?同上,第808頁)


  (三)新中國對社會主義勞動倫理的深入探索


  新中國成立之初,面對積貧積弱、百廢待興的現狀,倡導勞模精神極大增強了建設國家的凝聚力。1950年9月,全國工農兵勞動模范代表會議上464名勞動模范被表彰,激發廣大勞動者積極投身于建設新中國、開拓新世界的事業中去。1953年,伴隨社會主義工業化和農業、手工業、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的“一化三改”完成,在逐步實現國家工業化的同時,實現著生產資料私有制的改造,社會主義建設進入生產勞動“統包統配”的計劃經濟時期。這一時期,國家高度重視突出政治倫理導向的新中國勞動倫理探索,在傳承延安時期革命勞動倫理的內涵構成與價值特征基礎上,通過“倡導勞動光榮、樹立勞動楷模、開展勞動競賽”等多種形式,深入探索社會主義勞動倫理構建,樹立了王崇倫、王進喜、時傳祥等新中國勞模。同時,體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與社會主義思想融合的王府井“一抓準”“一口清”技藝和“一團火”的服務精神,成為社會主義職業倫理與經營倫理的典范。


  改革開放之后,社會經歷一個轉型期,西方價值觀良莠并入、原有道德體系發生變化、建國初具有濃厚政治導向的勞動倫理受到沖擊,基于“市場經濟”與“倫理建構”的勞動倫理探索向縱深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極大地促進生產力的發展和生產水平的提高,同時資本趨利增殖的自然本性也給現代勞動倫理帶來很多問題和挑戰。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促使中國特色信念倫理體系構建,既成為以世俗道德倫理立信的中國道德文化長期面臨的傳統問題,更成為市場經濟和商業化浪潮迅猛沖擊所帶來的“世俗化社會如何建構道德共識與信念理想體系”的現實問題。(參見萬俊人)


  伴隨現代信息科技發展,互聯網成為經濟“倍增器”?;诨ヂ摼W技術的平臺經濟,有利于提高全社會資源配置效率,推動技術和產業變革朝著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方向加速演進,有助于貫通國民經濟循環各環節,也有利于提高國家治理的智能化、全域化、個性化、精細化水平。平臺經濟在為生產力注入新動能的同時,需要不斷積累強化“多元共享共治”的勞動倫理深度探索。人工智能與勞動的關系問題引發全社會關注。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是使更多勞動者面臨失業的危機?還是使勞動者從繁重單調的勞動中解放出來?“勞動解放”不僅是馬克思人類解放學說的核心內容,也是馬克思勞動倫理的根本旨趣,人工智能要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爭取“勞動解放”為價值導向。與此同時,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過程中,馬克思“勞動解放”理論、延安“互助合作”勞動倫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勞動傳統的“文明交融互鑒”,也將不斷豐富中國特色勞動倫理的內涵。


  二、馬克思、中國傳統與現代社會的勞動觀


  從理論淵源看,中國特色勞動倫理以馬克思勞動倫理為主線,重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在與市場經濟文化交流互鑒融合中,逐步確立形成,因而是“馬克思勞動倫理主線貫穿”“中國傳統經濟倫理創新發展”與“市場經濟倫理互鑒融合”的辯證統一。


  (一)馬克思“資本邏輯與生活邏輯、體面勞動與全面發展”的主線貫穿


  “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第36頁)資本以其巨大的推動力創造了現代文明。然而,在追求剩余價值最大化的資本邏輯驅使下,勞動者“在自己的勞動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發揮自己的體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體受折磨、精神遭摧殘”(《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159頁)?!叭绻f自愿的生產活動是我們所知道的最高的享受,那么強制勞動就是一種最殘酷最帶侮辱性的折磨?!と嗽绞歉械阶约菏侨?,他就越痛恨自己的工作,因為他感覺到這種工作是被迫的”。(同上,第432頁)這一系列具體論述,無不說明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資本增殖邏輯對人們追求“詩意棲居”美好生活邏輯的剝奪。馬克思勞動倫理的根本旨趣是“勞動解放”?!绑w面勞動”就是實現勞動解放與全面發展的勞動。


  新時代“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真正實踐著馬克思的“勞動解放”,每個人的體面勞動得以可能。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工作時指出:“人,本質上就是文化的人,而不是‘物化’的人;是能動的、全面的人,而不是僵化的、‘單向度’的人。人類不僅追求物質條件、經濟指標,還要追求‘幸福指數’;不僅追求自然生態的和諧,還要追求‘精神生態’的和諧;不僅追求效率和公平,還要追求人際關系的和諧與精神生活的充實,追求生命的意義?!?習近平,2007年,第150頁)這就需要“通過有計劃地利用和進一步發展一切社會成員的現有的巨大生產力,在人人都必須勞動的條件下,人人也都將同等地、愈益豐富地得到生活資料、享受資料、發展和表現一切體力和智力所需的資料”。(《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709-710頁)駕馭和利用資本,為“人民”所用,幫助人們實現本真化的生存之維,使人“詩意地棲居”。


  在馬克思生活的時代,絕大多數勞動者不僅難以追求生活的“詩意棲居”,而且從事的是非體面勞動?!皫缀跛械墓龆际謸頂D,空氣很差,對健康極其有害”。(《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第108頁)“資產階級抹去了一切向來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職業的神圣光環?!?《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第363頁)馬克思將“每個人的全面自由的發展”確定為未來社會的理想,指出“代替那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第53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通向共產主義理想的正確路徑,“把增進人民福祉,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第789頁),真正實現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必須始終依靠人民創造歷史偉業,必須依靠辛勤勞動、誠實勞動、科學勞動,在實現共同富裕的過程中實現“每個人的全面自由的發展”。


   (二)中國傳統“德性主義、義利統一、勤勞敬業、恒產恒心”的創新發展


  中國倫理學自先秦誕生始,便具有強烈的問題意識和經世致用的文化抱負,勞動倫理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內容。崇尚勞動是五千多年中華文明中最根植于人心的倫理精神之一。代表中國文學起源的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其中《七月》《臣工》《大田》等諸多篇章,真實反映了勞動人民吃苦耐勞的精神品質。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渡袝げ讨僦分v“皇天無親,唯德是輔”,《尚書·泰誓》講“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勞動致富,勞動光榮?!洞蟠鞫Y記·武王踐作》提出“慎之勞,勞則富”,要認真嚴謹地勞動,只有勞動才能富國富民?!渡袝ご笳a》提出“天閟毖我成功所”“天亦惟用勤毖我民”,勤奮的人會得到更多的回報,上天會實現勤勞者的志愿,由此形成“天道酬勤”思想。


  孔子從“仁者愛人”的性善論出發,指出“義利之辨”?!墩撜Z·里仁》提出“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的“重義輕利”德性主義價值取向?!犊鬃蛹艺Z·哀公問政》提出“子庶民則百姓勸,來百工則財用足”,如果能夠愛民如子,百姓們就會更加勤奮努力;如果能夠招集工匠,國家就可以財務充足。管仲從趨利避害的“人本自利”論出發,《管子·牧民》提出“倉廩實則知禮節”,并在《管子·禁藏》提出重視勞動者“自利之心”,使其“不推而往,不引而來,不煩不擾,而民自富”,“勤勞敬業”是勞動者的優良素質與內在動力,不用推動自會前往,不用引導自會跟從,不用煩擾自會富足?!赌印ぜ鎼巯隆窂摹肮睂用鎸ⅰ傲x利”統一起來,著力強化“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同時,《墨子·非樂上》提出“賴其力者生,不賴其力者不生”,依靠自己力量才能生存,不依靠自己力量就不能生存?!睹献印る墓稀氛J為“民之為道也,有恒產者有恒心,無恒產者無恒心,茍無恒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已”,國家仁政必須讓百姓擁有“恒產”,百姓擁有“恒產”就會常存善心。


  后代相繼傳承,西漢司馬遷《史記·貨殖列傳》講“人富而仁義附焉”,東晉陶淵明《歸園田居》講“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唐代白居易《觀刈麥》講“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北宋歐陽修《新五代史·伶官傳序》講“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南宋翁卷《鄉村四月》講“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明代馮夢龍《醒世恒言》講“富貴本無根,盡從勤里得”,清代阮元《吳興雜詩》講“深處種菱淺種稻,不深不淺種荷花”等,無不體現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勞動”的重要地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是勤于勞動、善于創造的民族。正是因為勞動創造,我們擁有了歷史的輝煌;也正是因為勞動創造,我們擁有了今天的成就?!?習近平,2015年a, 第4頁)勞動倫理與每個人息息相關,我們要讓“勞動最光榮、勞動最崇高、勞動最偉大、勞動最美麗”在中華大地蔚然成風,并成為中國精神的時代引領。


   (三)市場經濟“利己仁慈、正義規則、價值尊嚴、勞動天職”的互鑒融合


  斯密認為:“正義猶如支撐整個大廈的主要支柱。如果這根柱子松動的話,那么人類社會這個雄偉而巨大的建筑必然會在頃刻之間土崩瓦解”。(斯密,第107頁)一方面,他強調基于“利己自愛”但客觀上促進社會繁榮的“看不見的手”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他認為正義規則與社會的繁榮休戚相關。為此,在“利己自愛”的同時,“同情公正、仁慈良心、正義規則”成為市場經濟發展的情操追求與倫理支撐?!八姑茉凇秶徽摗分兄淮_認經濟領域的自私自利行為,而在《道德情操論》中,又確認道德領域的人可能有某些同情心和利他行為,這便形成一個‘經濟-道德’二元悖論”。(程恩富,第23頁)


  在資本主義社會條件下,道德領域與經濟領域出現結構性脫節,涂爾干從“道德個人主義、群體組織和國家政體”角度提出重建社會政治方案,將宗教“價值、尊嚴與權利”與社會“正義契約、職業倫理及公民道德”相互契合,形成“道德力學結構說”并指出“職業倫理越發達,它們的作用越先進,職業群體自身的組織就越穩定、越合理”(涂爾干,第10頁),強調職業尊嚴的價值。韋伯認為,歐洲宗教改革后形成的新教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起到重要作用,并形成“勞動天職、精明勤奮、自制節儉和積極進取”等勞動倫理,認為“沒有這種理性的資本主義勞動組織方式,所有這一切,即便有可能,也絕對不會具有同等的意義,尤其不會有與之相聯系而產生的現代西方社會結構及其全部特殊問題”(韋伯,第12頁)。這些思想對于我們理解市場經濟、現代勞動,是有幫助的。


  市場經濟是開放的經濟。譬如,“一帶一路”倡議旨在增進古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人文交流與文明互鑒,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命運共同體。沿線國家在勞動關系協調模式上各有不同,需要我們對其進行梳理分類和比較研究,為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具體實施提供決策參考,為新時代和諧勞動關系構建提供有益啟示。(參見韓喜平、張嘉昕)譬如,以阿聯酋為代表的西亞勞動關系的“法律主導”模式,與該國“政教合一”、伊斯蘭教注重“勤勞務實、創造財富”的特征緊密相關;以俄羅斯為代表的獨聯體勞動關系的“法律協助”模式,呈現出勞動“照亮心靈、完善靈魂與凝結情感”的特征;以馬來西亞為代表的東南亞國家,勞動關系體現為“集體談判”模式;新加坡呈現“東西方文化、多民族文化、傳統現代文化”多元融合的突出特征,勞動關系體現為更具現代性的“三方協調”模式。在文明互鑒中,為構建與時代發展相適應的中國特色勞動倫理提供更加豐富的思想資源和有益經驗。


   三、國家責任倫理、企業經營倫理與勞動職業倫理相統一


  基于勞動倫理是對勞動關系的倫理概括,筆者從“勞資政”三方主體角度,將其內涵確定為“國家責任倫理、企業經營倫理、勞動職業倫理”三個部分?;谏鲜鰵v史發展與理論淵源的考察,中國特色勞動倫理具體表現為國家責任倫理“共享發展、公平正義、敬德愛民”、企業經營倫理“創造財富、造福社會、報效國家”與勞動職業倫理“勤勞敬業、進取創新、全面發展”三者一致。


   (一)“共享發展、公平正義、敬德愛民”的國家責任倫理


  馬克思指出:“國家是整個社會的正式代表,是社會在一個有形的組織中的集中表現”(《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第561頁),而共產主義國家是“把生產發展到能夠滿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規模;結束犧牲一些人的利益來滿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狀況;……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創造出來的福利”(《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689頁),共享發展成為馬克思國家責任倫理的突出特征。新時代“共享發展”國家責任倫理的目標追求,集中體現在“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努力讓勞動者實現體面勞動、全面發展,真正使“生活在我們偉大祖國和偉大時代的中國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共同享有夢想成真的機會,共同享有同祖國和時代一起成長與進步的機會”(《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1卷,第40頁)?!肮蚕戆l展”是當代發展倫理的“中國表達”,更加關注人民的勞動獲得感和成就感、生活幸福感和舒適度。


  馬克思重視公平正義,認為“勞動所得應當不折不扣和按照平等的權利屬于社會一切成員”(《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第429頁),共產主義高級階段“在迫使個人奴隸般地服從分工的情形已經消失,從而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對立也隨之消失之后;在勞動已經不僅僅是謀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社會才能在自己的旗幟上寫上:各盡所能,按需分配”(《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第435-436頁)?!肮秸x”是人類文明的重要標志,也是衡量國家或社會文明發展的基本標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所以必須在全體人民共同奮斗、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上,加緊建設對保障社會公平正義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逐步建立社會公平保障體系?!?《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1卷,第13頁)在這里,“公平正義”較為集中地體現在“權利公平、規則公平”,尤其與勞動倫理須臾不離的“效率公平、分配公平”,促使“共享發展”的目標追求在“公平正義”的制度建設下得以根本性實現。


  人民性是馬克思主義的鮮明品格?!榜R克思說,‘歷史活動是群眾的活動’。讓人民獲得解放是馬克思畢生的追求?!?習近平,2018年,第17頁)以共產主義的“自由人聯合體”實現“每個人的全面自由的發展”是馬克思的社會理想,為“敬德愛民”的國家責任倫理奠定堅實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基礎。中華文化中包含“以德配天,敬德保民”“皇天無親,惟德是輔”等“敬德愛民”思想,這是國家責任倫理的文化基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國家責任倫理定位于“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


  (二)“創造財富、造福社會、報效國家”的企業經營倫理


  從企業存在的使命角度看,“創造財富”是企業經營倫理的本質基礎,而“真正的財富就是所有個人的發達的生產力。那時,財富的尺度決不再是勞動時間,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第104頁)。就此來看,如果使企業成為生產力發展中的“真正的財富”,就必須成為“發達的生產力”,這就需要通過創新來創造更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從而以“發達的生產力”創造出豐富的社會物質財富,實現個人發展與生產力發達的辯證統一。企業是追求和創造財富、增加物質積累、滿足社會需求的經濟組織?!吧鐣髁x企業生產的目的,除了主要是為了滿足社會日益增長的需要,和為國家提供收入之外,也應該包含爭取提高企業自身(聯系到企業的全體職工)利益?!?蔣一葦,第16頁)無論社會日益增長的需要、為國家提供收入,還是企業自身利益、企業全體職工利益,都需要通過“創造財富”來實現。


  斯密認為,企業家在追逐個人利益的同時,也在自覺不自覺地促進社會整體利益的增長,這種后果遠比他們最初的設想更為有效?!霸旄I鐣?、促進社會整體利益增長”是企業經營倫理的更深層內涵。企業通過創造就業機會、提供消費產品、創新改革要素、推動市場發展等方式,為社會創造財富,貢獻福利?!艾F代企業是社會的細胞,社會是孕育企業成長的母體。所以,企業在自身發展的同時,應該當好‘企業公民’,……只有積極承擔社會責任的企業才是最有競爭力和生命力的企業?!?習近平,2007年,第251頁)企業的經營愿景,必須包含社會大眾的福祉,并將“造福社會”融入經營行為?;凇霸旄I鐣迸c“企業利潤”共同交織點的企業信譽追求,需要倫理道德的維系和促進,更需要制度建設的支撐和推動。制度化與倫理化的互為推動,形成根本的持久性機制。


  與此同時,近代民族實業形成的“報效國家”倫理必須發揚光大。從國有企業責任角度看,“作為企業法人代表的基本前提是,國家委托你在企業內部行使職權,你不僅代表一個企業的利益,首先是代表國家的利益”(習近平,2015年b, 第200頁),也就是代表著全民共同利益?!肮餐娌皇莾H僅作為一種‘普遍的東西’存在于觀念之中,而首先是作為彼此有了分工的個人之間的相互依存關系存在于現實之中?!?《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163頁)在彼此有了分工、相互依存的社會關系中,國有企業作為受國家委托“創造財富”的經濟組織,必然以財富報國為基本職能。從民營企業貢獻角度看,我國不斷創造經濟社會發展奇跡,民營經濟功不可沒,尤其以“報效國家”為己任的民營企業家,以敢為人先的創新意識、鍥而不舍的奮斗精神,帶動億萬勞動者奮發努力、艱苦創業、不斷創新,共同推動經濟社會發展行穩致遠。


   (三)“勤勞敬業、進取創新、全面發展”的勞動職業倫理


  源于中華文明傳統的“勤勞敬業”是勞動職業倫理的基礎?!扒凇北憩F為精益求精、勤勉于事業的精神行為追求,“敬”表現為對工作的熱愛尊重以及對事業的不辭勞苦?!扒趧诰礃I”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我們“要弘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勤勞致富,勤儉持家?!膭顒趧?、鼓勵就業、鼓勵靠自己的努力養活家庭,服務社會,貢獻國家”。(《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第90-91頁)“勞動光榮”是“勤勞敬業”職業倫理的情感體現,“必須牢固樹立勞動最光榮、勞動最崇高、勞動最偉大、勞動最美麗的觀念,讓全體人民進一步煥發勞動熱情、釋放創造潛能,通過勞動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1卷,第46頁)?!肮そ尘瘛笔恰扒趧诰礃I”在現代勞動發展中的鮮活表達,是職業道德、職業能力、職業品質的綜合表現。


  市場經濟的突出特點就是以市場配置資源,一經產生便成為以效率和活力為突出特征的經濟運行載體,“進取創新”就成為重要的勞動職業倫理。正如馬克思所說:“歷史不過是追求著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動而已?!?《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295頁)現實中的人、活生生的人、面對發展挑戰追求自己目的的人,恰是依靠“進取創新”不斷突破自我的?!吧顝牟痪祛櫼蜓嘏f、滿足現狀者,從不等待不思進取、坐享其成者,而是將更多機遇留給善于和勇于創新的人們?!?《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1卷,第51頁)在以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推動經濟由高速向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唯有“進取創新”,才能不斷優化企業發展環境,產生更高生產效率,實現經濟轉型升級。


  “人的全面發展”是具體的,不是抽象的?!叭说娜姘l展”的最根本內容是勞動能力的全面發展,包括人的才能、志趣和道德品質等智力和體力得到充分全面協調發展?!坝缮鐣w成員組成的共同聯合體來共同地和有計劃地利用生產力;把生產發展到能夠滿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規模;通過消除舊的分工,通過產業教育、變換工種、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創造出來的福利,通過城鄉的融合,使社會全體成員的才能得到全面發展”。(《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689頁)舊式分工造成人的片面發展,社會主義制度創造了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的社會條件。在實現人的全面發展中,“以文化人”,用文化賦能,文化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拔幕x予經濟發展以更強的競爭力,先進文化與生產力中的最活躍的人的因素一旦結合,勞動力素質會得到極大地提高,勞動對象的廣度和深度會得到極大的拓展,人類改造自然、取得財富的能力與數量會成幾何級數增加?!?習近平,2007年,第149頁)“全面發展”是勞動職業倫理的重要內容。


   結 語


  倫理是人類文化體系的核心與靈魂,在人們的精神生活中起著重要作用,并成為政治和權利的基礎,影響著經濟社會發展。勞動在創造人的同時,展開各種倫理關系,成為倫理道德的“基點”。勞動倫理成為倫理學研究的“元問題”,是勞動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在勞動關系中的體現。中國特色勞動倫理植根于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以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理論為指導,在勞動生產、社會生活和公共政治等領域產生廣泛且重要的影響。


  時至今日,中國倫理學應當使大浪淘沙的歷史變革所蒸餾的學術思想精華,積淀為當代中國倫理發展的“新傳統”。尤其,勞動是人類歷史發展的第一推動力,勞動倫理是整個社會倫理體系的重要基礎,對于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具有重要的價值指引、價值規范作用。新時代立足中國實際,以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觀為基礎,傳承發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勞動倫理思想,創新性建構與中國特色勞動實踐相適應的中國特色勞動倫理,是一項重要的理論使命?! ?/span>


  參考文獻


  [1]古籍:《管子》《禮記》《論語》《墨子》《尚書》《詩經》等。


  [2]陳澤環、謝伏華,2017年:《論中國特色倫理學話語體系的構建》,載《倫理學研究》第1期。


  [3]陳振鷺,1934年:《勞動問題大綱》,上海大學書店。


  [4]程恩富,2003年:《新“經濟人”論:海派經濟學的一個基本假設》,載《教學與研究》第11期。


  [5]樊浩,2019年:《中國倫理學研究如何邁入“不惑”之境》,載《東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1期。


  [6]韓喜平、張嘉昕,2019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勞動關系協調分類研究》,載《管理世界》第4期。


  [7]蔣一葦,1980年:《企業本位論》,載《中國社會科學》第1期。


  [8]李建華,2019年:《基于權利的勞動倫理重塑》,載《光明日報》6月3日第15版。


  [9]《馬克思恩格斯全集》,1998年,人民出版社。


  [10]《馬克思恩格斯文集》,2009年,人民出版社。


  [11]《馬克思恩格斯選集》,2012年,人民出版社。


  [12]《毛澤東年譜:1893-1949》修訂本,2013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


  [13]《毛澤東文集》,1993年、1996年,人民出版社。


  [14]《毛澤東選集》,1991年,人民出版社?!睹珴蓶|著作專題摘編》下,2003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


  [15]《穆藕初文集》增訂本,2011年,穆家修、柳和城、穆偉杰編,上海古籍出版社。


  [16]《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2016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中央文獻出版社。


  [17]斯密,2020年:《道德情操論》,蔣自強等譯,商務印書館。


  [18]譚泓,2020年:《中國特色勞動倫理的“大考”鍛造》,載《經濟日報》11月2日第11版。


  [19]涂爾干,2000年:《職業倫理與公民道德》,渠東、付德根譯,上海人民出版社。


  [20]萬俊人,2014年:《當代倫理學前沿檢視》,載《哲學動態》第2期。


  [21]韋伯,1987年:《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于曉、陳維剛等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2]習近平,2007年:《之江新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5年a:《在慶?!拔逡弧眹H勞動節暨表彰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大會上的講話》,人民出版社。


  2015年b:《知之深愛之切》,河北人民出版社。


  2018年:《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出版社。


  [23]《習近平談治國理政》,2017年、2018年,外文出版社。


  作者簡介:譚泓,青島大學勞動人事研究院院長、二級教授,山東省社科重點基地勞動人事研究基地主任,中國勞動學會勞動關系與勞動標準專委會副會長。研究方向是勞動關系、勞動倫理、人力資源管理等。


]]>

2023-02-13 05:14
32384
深化數字時代的經濟哲學研究 91视频app下载_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无码一_香蕉视频成人版APP_男男之间做啪啪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