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聞學 理論研究

演進中的禮圖文獻論說

趙慶秋

2023-07-04 08:26

喬輝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禮乃六經之本,中國古代禮學中有著綿延不絕的禮圖傳統,所謂“禮圖”即是對禮和禮學思想的圖像表現。納蘭成德序聶氏《三禮圖》云:“九經,禮居其三,其文繁,其制度古今殊,學者求其辭不得,必為圖以象之,而其義始終顯,即書以求之,不若索象于圖之易也?!倍Y圖之產生,所以輔助讀禮者也,禮圖為注釋三禮之一支,與文字注疏相輔相成。宋楊甲《六經圖序》云:“古之學者,左圖右書,索象于圖,索理于書,故其義可陳,其數可紀,舉而厝之,如合符契?!鄙w圖書并重,相資為用,自古而然。凡書所不能言者,非圖無以彰其形;圖所不能畫者,亦非書無以盡其意,尤以煩碎之儀文,如再得圖以實之,使讀者按圖以求其說,似更簡易省力。是書之與圖,譬諸經緯,不可偏廢也。

先秦迄清,禮學文獻汗牛充棟,其中絕大部分皆為文字,而禮圖則以圖像為主、文本為輔,在禮學文獻里獨樹一幟。就內容而言,禮圖分為儀節圖和禮器圖,儀節圖旨在呈現行禮儀節,禮器圖旨在展示行禮所用之器物。其中《周禮》《禮記》中所涉王國經野、喪服服敘等內容,雖非器物,亦多列入禮器圖。論及禮器圖,則首推宋初聶崇義所撰《三禮圖》,言及儀節圖則以南宋楊復《儀禮圖》為宗,然若論禮圖之學的誕生則當早于宋代。

 

禮圖文獻之源流

 

學界有“東漢六玉碑”乃最早之禮圖一說,然檢之文獻著錄,《隋書·經籍志》載“東漢鄭玄、阮諶撰《三禮圖》九卷”為最早,惜鄭、阮之書已亡佚,清人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輯有鄭玄、阮諶《三禮圖》一卷。鄭玄作為經學大師,其《三禮注》廣為流傳,有“禮是鄭學”一說。觀鄭玄“三禮”注文,其注禮之升降揖讓等如指諸掌,言禮之名物制度更是如數家珍,故有學者以為鄭玄研治“三禮”之時,定有相關禮圖相配,“左圖右書”乃古人治經之傳統,故鄭玄撰《三禮圖》亦當與《三禮注》相得益彰。在宋人聶崇義的《三禮圖》中,竇儼序言三禮舊圖,其一為隋代開皇年間官修禮圖,此圖中提及“鄭氏”舊圖,聶崇義征引舊圖時亦言及“鄭圖”,我們以為此“鄭氏”“鄭圖”之“鄭”或為鄭玄?!班崍D”蓋于南宋時亡佚,故鄭玄所撰《三禮圖》是禮器圖抑或儀節圖,今不詳。

清人陳澧《東塾讀書記》言鄭玄為禮作注、賈公彥作疏時皆必先繪圖,陳氏以為鄭玄撰圖當有儀節圖。然聶崇義《三禮圖序》稱“博采三禮舊圖”,其一即采之“鄭圖”,若“鄭圖”即為鄭玄圖,則聶圖所繪皆禮器圖,或因之“鄭圖”體例。1973年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帛書內有《喪服圖》殘卷,此《喪服圖》完成于西漢時期,作為“禮圖”之一種,就禮學性質而言,乃禮器圖。由“禮圖”撰作時代源流而言,《喪服圖》之后的鄭玄《三禮圖》,其內容蓋無儀節,其“禮圖”屬性亦當為禮器圖。出土的《喪服圖》殘卷和史料著錄的鄭玄《三禮圖》當為最早的三禮圖。

“三禮”中“儀禮”多升降揖讓之儀節,鄭玄在講經習禮之際,古禮的揖讓進退等儀節或躬身演示,東漢去古未遠,禮儀尚可傳習,躬身實踐即可,大可不必就此著書立圖。直至宋代,楊復撰《儀禮圖》十七卷,是書乃《儀禮》之具體儀節圖,全文皆未征引“鄭圖”,觀楊復圖,其撰作乃依鄭玄注、賈公彥疏而成,可見鄭玄《三禮圖》乃禮器圖,非儀節圖。古禮中所涉禮器,非講經能釋說清楚,特別是具體禮器的形制,非言語能明了其形,禮器之名需以圖配之,故禮器圖或先于儀節圖出現。若三禮圖的演進次第如此,禮器等器物層面的變化有時比行為儀式的變化更大。

 

經典詮釋與古器古制參互考訂中的禮圖

 

宋初統治者欲以《三禮圖》為范本制禮作樂,《宋史》卷四百三十一《聶崇義傳》有云:“世宗以郊廟祭器止由有司相承制造,年代浸久,無所規式,乃命崇義檢討摹畫以聞。四年,崇義上之,乃命有司別造焉。五年,將禘于太廟……終從崇義之議。未幾,世宗詔崇義參定郊廟祭玉,又詔翰林學士竇儼統領之。崇義因取《三禮圖》再加考正,建隆三年四月表上之,儼為序。太祖覽而嘉之,詔曰:禮器禮圖,相承傳用,濅(jìn)歷年祀,寧免差違。聶崇義典事國庠,服膺儒業,討尋故實,刊正疑訛,奉職效官,有足嘉者。崇義宜量與酬獎?!甭櫝缌x《三禮圖》在宋初深受統治者認可,然聶圖圖式備受之后的宋代學者詬病,如歐陽修譏其簋圖與劉原父所得真古簋不同,林光朝以為聶圖與秘府內藏所傳之器物大有不同,趙彥衛譏聶氏《三禮圖》作爵為雀背承一器,犠(xī)象尊作一器繪牛象,不知爵有三足,與雀根本不同。宋人陳伯廣所言“度其圖,未必盡如古昔”,亦有學者言《三禮圖》“于經無據”,未能發揮其用。宋代,“圖學”大興,繼聶崇義《三禮圖》之后,《考古圖》《博古圖》等圖作問世,一時開啟了新的學術趨向,舊式禮器圖由盛轉衰,及至后來連同照此仿造的祭器也一同受到質疑,如鄭樵所言“徒務說義,不思適用”。

南宋楊復撰《旁通圖》一卷,此乃禮器圖,其《儀禮圖》十七卷皆為儀節圖,儀節圖乃楊復《儀禮圖》之大要。楊復撰圖乃秉承其師朱熹遺志,以為圖成則義顯,禮經中“凡位之先后秩序、物之輕重權衡、禮之恭遜文明、仁之忠厚懇至、義之時措從宜、智之文理密查”,都借以“昭然可見”。其時,趙彥肅撰《饋食圖》(此《饋食圖》乃據“士冠禮”“士昏禮”而撰),朱子頗加贊譽。楊復《儀禮圖》乃史上首部儀節圖,雖為儀節圖之典范,然禮經儀節之文卻因諸多經注、經疏之異而難以形成固定范式。比勘后世數種儀節圖,如吳繼仕《儀禮會通圖》、張惠言《儀禮圖》、黃以周《禮書通故》之“儀節圖”、吳之英《壽櫟廬儀禮奭(shì)固禮事圖》等,即能看出其間的差異。

禮經僅一本,而禮圖卻有多種,且多相異之處。諸圖之相異,原因主要有以下四點:其一,作圖者對經文的解讀不同,如一眾經學家闡釋左轉、右轉儀節的“四種畫法”,簡直無異于一部具體而微的經學觀念衍生史;其二,作圖時有無古器古制參照,或是參照了何種古器古制,肯定會反映在禮圖中;其三,經學家常有意無意用其從時代生活中所感知的“常識”來重解經典,這一點對禮圖的影響似乎比一般文字解經更大;其四,圖像繪制手法也會對禮圖造成影響,同樣是表現《儀禮·鄉飲酒禮》之場景,黃以周《禮書通故》之“儀節圖”較之吳之英《壽櫟廬儀禮奭固禮器圖》更為形象。

由上可知,禮圖文獻始終在三禮文本、古代制度器物孑遺、學者解經的理念與繪圖技術所共同形成的張力之間演進、變化。

 

古為今用的禮圖

 

古代禮圖的表現形式基本固定,兩千年來鮮有突破。如“喪服圖”之撰作,無論馬王堆漢墓出土,抑或現代禮學大家所撰,皆在紙面上調整結構,實難突破和創新。

歸根結底,不論禮器圖還是儀節圖,其撰作目的皆為使人更好地理解古禮。禮圖不僅是拿來研讀的,更是為了便于行禮,讓沉默的經文呈現活態。禮學大家沈文倬師從曹元弼先生學禮,曹氏特設一間格局接近宗廟的房子,沈文倬于此房內反復演習“陳俎豆,設禮容”所涉揖讓之儀。章黃學派之代表黃侃先生嘗言“佐之以圖然后能明古禮之煩碎儀文”,即所謂“尋圖讀經,事半功倍”。

禮文和禮圖相配,雖于解經可謂相得益彰,然對于禮學的踐履特性而言,二者皆處于靜止狀態,誠為缺憾。前人囿于條件,因陋就簡,在所難免。如今,禮學研究的進步未必可觀,但制作禮圖的條件卻有明顯改善。那些制約禮圖發展的張力在一定條件下可轉化成活力,傳統的禮圖借此可以“復活”。古昔,禮經文本借禮圖在經學家的腦海中活動起來;如今,借助真人演繹,應用3D數字技術,進行錄影,使得全部禮之儀節得以真實再現。在大數據信息時代之下,“活動的禮圖”才是屬于信息時代的禮圖,禮圖古為今用的時代已然來臨,其所涉宮室、禮器、樂器、服飾等對于當代的建筑、服裝、音樂、考古、歷史等的學術價值是不可估量的。(作者單位:西安外國語大學中文學院)


]]>

2023-07-04 04:26
4510
深刻把握中華文明的突出特性 91视频app下载_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无码一_香蕉视频成人版APP_男男之间做啪啪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