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哲學新境界

文毅

2023-07-18 01:25

吳宏政
《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第1期

        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而開辟的馬克思主義新境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在唯物史觀的基礎上,對當代中國乃至世界歷史提出了一系列重大論斷和重大命題,蘊含著豐富的“歷史哲學”思想,涉及“歷史觀”“歷史主體論”“歷史認識論”以及“世界歷史理論”。對這四個方面基本問題分別展開討論, 有助于深入理解和把握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的豐厚內涵。

一、“歷史學習教育”開辟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觀”的新境界 

  近年來,中國興起了“四史”教育和“黨史學習教育”活動(本文把兩者統稱為“歷史學習教育”)。這些歷史學習教育給我們提出的重大歷史哲學問題是:什么是歷史?為什么要學習歷史?怎樣對待歷史?這些問題隱含著重大的歷史觀問題。

  1.“歷史觀”是歷史哲學的首要問題

  “歷史觀”是歷史哲學的首要問題,正如哲學觀是哲學的首要問題一樣。作為歷史哲學的“歷史觀”是指人們對于“歷史”的總體看法和基本觀點,其基本問題主要包括:人為什么是歷史性存在?歷史的本質是什么,歷史是否有意義?歷史的意義是否具有客觀真理性,歷史是否具有客觀規律?人類能否認識到歷史規律?這些構成了歷史觀的基本問題。

  歷史觀的理論形態就是歷史哲學。歷史唯物主義包含“歷史觀”和“歷史科學”兩個層面,而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通常包括“人民群眾創造歷史”“歷史是有客觀規律的”“歷史是進步的”等基本論斷。而“唯物史觀”作為“歷史科學”主要包括“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生產關系反作用于生產力”“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上層建筑反作用于經濟基礎”“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社會意識反作用于社會存在”等基本原理。按照恩格斯的說法,馬克思畢生有兩大發現,其一是唯物史觀,其二是剩余價值規律。而唯物史觀的具體內容在學術界主要以“歷史科學”的面貌呈現出來,這在一定程度上回避掉了歷史觀原本所屬的“歷史哲學”。因此,有必要在“歷史哲學”的高度上來呈現“歷史觀”的理論內涵。

  2.“歷史”是人在三維時間向度中“尋求意義”的存在方式

  馬克思主義認為,“歷史”包含雙重含義,其一是指時間中的“過去”發生的史實;其二是指人類社會在邏輯上所具有的某種“意義”。就時間性來說,人的生存世界包括“過去”“現在”和“將來”三個向度。而人因為是“有意識”的存在者,因此可以在自己的“意識”中再現“過去”、也可以在“意識”中設想“將來”。正因為人是“有意識”的存在者,因而這三重時間向度都可以匯集于“現在”,既可以把“過去”在意識中帶入“現在”,也可以把“將來”在意識中帶入“現在”,因此,“現在”是一個包含“過去”“現在”“未來”于一身的普遍性概念。

  在邏輯意義上,人因為能夠在意識中把“過去”和“將來”全部帶入當下的“現在”加以思考,因此既可以對“過去”的史實作出“評價”,也可以對“將來”提出某種“應當”的設想,這些都表明人是“尋求意義”的存在者。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人總是憑借意識為其構造一個“意義世界”??傊?,人的存在方式一方面打通了三個時間向度,另一方面又在三個時間向度中尋求意義,正是因為這兩點使人成為“歷史性”存在。作為“歷史性”存在的人,人活在過去,活在現在,也活在將來。是什么把三個世界聯結起來的?是“意義”。抽象的“意義”總是在具體的“時間”中得到具體的規定,因此就發生了“意義”和“時間”的關聯,這便是“以史為鑒,面向未來”的哲學原理。

  3.新時代“歷史學習教育”方法論中的歷史觀

  近年來,習近平高度重視歷史學習教育,在“歷史學習教育”的主張中表達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這集中體現在習近平提出的“學史明理、學史增信、學史崇德、學史力行”的方法論當中。這一方法論深刻回答了“為什么要學習歷史”“怎樣學習歷史”等重大問題。而在回答中蘊含著對待歷史的根本看法,充分彰顯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

  “學史明理”表明歷史是有規律的。西方很多哲學家否認歷史是有規律的,比如波普爾在《歷史決定論的貧困》中否定了歷史是有規律的。而否定歷史有規律就意味著馬克思所發現的“兩個必然”是不成立的。馬克思顯然堅定地認為歷史是有其客觀規律的。恩格斯也指出:“歷史進程是受內在的一般規律支配的?!薄皩W史明理”中的“理”就是指歷史所服從的客觀規律。學習歷史旨在把握歷史中的客觀規律,并尊重這一客觀規律來創造歷史。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人們是按照“在人類社會的歷史上起作用的一般運動規律”來創造歷史的。這樣,“學史明理”這一命題表達的是對歷史規律的承認和對這一客觀規律能夠認知的根本立場,顯然這是馬克思主義歷史觀的本質規定。

  “學史增信”是指對自己民族國家的人民所創造的歷史的認同。這意味著中國人民所創造的歷史是具有真理性的,這既是一種對待歷史的主觀態度,即歷史自信,同時也是對自己民族創造的歷史客觀意義的認同。一方面,中華民族歷史是人類文明史的組成部分;另一方面,近代以來中國的歷史是反抗西方殖民統治的歷史,因而構成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組成部分。兩者均表達了中華民族從古代到近代歷史創造的真理性。正因為這一真理性的民族歷史,“歷史自信”便成為對“歷史虛無主義”的最有力的否定。歷史虛無主義認為人類生存是無意義的,因而歷史也是無意義的。這就意味著人類的行為將沒有任何根據,共產主義作為人類追求自由和解放的偉大實踐活動當然也就是無意義的。而“歷史自信”則是對歷史意義的肯定,是對馬克思主義歷史觀的創新和發展。在馬克思看來,人類的歷史是追求“自由和解放”的歷史,因而歷史是有意義的。

  “學史崇德”就是要把歷史和人的當下的道德情操、家國情懷聯系在一起,這就使得歷史可以在當代人這里獲得延續或者“重生”?!皩W史”是在“歷史”與“現實”的關系中才有意義的,因此,學史就絕不僅僅是為了了解“過去”,而是在“現在”和“未來”的時間向度中賦予歷史以某種“意義”。學習歷史乃是因為有“現在”和“將來”。這意味著,“歷史”是通過“現在”和“將來”來呈現它的存在意義的。也就是說,因為“歷史”曾經是為了“將來”,這一“歷史”才獲得了普遍的超越時間的意義。比如,新民主主義革命正是為了將來能夠建立新中國并實現共產主義,這段歷史才獲得了它的歷史性意義。所以,在人類歷史長河中,歷史總是為“將來”奠定了基礎,因此“將來”構成了歷史的目的和意義。

  “學史力行”是指,不僅要把歷史和當下人的“觀念”結合起來,而且也要和當下人的“行動”結合起來,這就需要從歷史中汲取力量,實現歷史的再創造。這實際上來源于馬克思的“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皩W史”的落腳點是“創造歷史”,即馬克思所謂的“改變世界”。人是否應該改變世界?人是出于某種主觀的“愛好”而改變世界,還是出于某種普遍的價值理想而改變世界?后者是馬克思的觀點?!案淖兪澜纭本褪且謿v史中的主流精神和方向,繼承歷史中開創的目標而改變世界。因此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俺跣摹焙汀笆姑笔窃跉v史中被建立起來的,因此,人要返回到他的“初心”當中,這表達的是歷史的延續性和階段性的張力關系?!胺当鹃_新”這一概念表達了歷史和未來兩個時間向度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因此是歷史觀的辯證法?!胺当尽笔菫榱恕伴_新”,如果沒有“開新”,“返本”也就失去了意義。因為“本來”的意義是在“未來”中被確立起來的“,未來”是“本來”的完成,而“本來”是“未來”的初始。

二、“歷史主動精神”開辟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主體論”的新境界

  人是創造歷史的主體,而創造歷史的主體首先應具有主動精神,“歷史主動精神”是歷史主體創造歷史的主觀條件。創造歷史就是把“歷史主動精神”轉變為歷史實踐。

  1.“人”是能夠創造歷史的“歷史主體”

  馬克思提出了“人民群眾創造歷史”這一歷史主體論觀點。西方歷史哲學,特別是德國古典哲學沒有把人作為歷史的主體,而是把人以外的神秘力量作為歷史的主宰者。這一點馬克思、恩格斯都批評他們:“迄今為止的一切歷史觀不是完全忽視了歷史的這一現實基礎,就是把它僅僅看成與歷史進程沒有任何聯系的附帶因素。因此,歷史總是遵照在它之外的某種尺度來編寫的?!痹隈R克思看來,“整個所謂世界歷史不外是人通過人的勞動而誕生的過程,是自然界對人來說的生成過程”。這就表明,人類創造了歷史,因而人才是真正的歷史主體。但是,“人類”創造歷史只是一個總體上的稱謂,以區別于“神創論”的觀點。進一步講,在現實的歷史中,具體承擔著創造歷史的主體卻只是那些代表歷史進步方向的“現實的人”。

  人創造歷史是自覺的而非盲目的。人與動物的本質區別在于,動物只是消極地適應自然,但人類則不同,人類可以憑借自己的理性為自己的未來“應當”如何提出種種構想,因此人類也在對未來的謀劃中生存,亦即前文指出的把“將來”帶入“當下”的生存方式,這一生存方式一般被稱為“理想”。人不是一個既定的存在者,而是在謀求“應當”的理想中生存的,因此是“通向理想的途中”的存在者。而這種對未來理想的應然世界的謀劃,就構成了歷史主體的基本特征。能夠主動地謀劃未來,并且把這一關于未來應當如何的“觀念”轉變為“現實”,構成了歷史主體的存在方式。根據上述原理,馬克思曾經指明,人類應當走向以公有制為基礎的共產主義社會,應當實現人類的自由和解放,應當進入“自由王國”,這些構成了馬克思為人類作為歷史主體而提出的使命和擔當。

  2.“歷史主動精神”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主體性”的集中表達

  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繼承了馬克思的創造歷史的基本精神,這一點集中體現在“歷史主動精神”這一概念當中。歷史進入21世紀,人類向何處去?這一“人類之問”彰顯了人類作為歷史主體所承擔的使命和責任,即人類有責任和義務對自己的未來進行謀劃,指明人類前進的方向,這是歷史主體的固有本性。當代中國作為馬克思主義的傳人,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繼續追問著“人類向何處去”這一問題,這無疑構成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主體論的重大問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不回避歷史主體論,明確提出了發揮“歷史主動精神”命題,從而繼承馬克思的遺產而繼續創造歷史,創造人類的未來。

  發揚“歷史主動精神”的前提是“堅定歷史自信”。所謂“歷史自信”就是對自己的歷史真理性的確信。如果對自己的歷史沒有自信,就無法形成歷史主動精神,因此“自信”是“主動”的前提。面對西方中心論,中國如何從自己的歷史文化中確立自己歷史文化的獨立性就顯得非常關鍵,而歷史哲學的作用就是對自己的歷史本質在思想中達到高度自覺,從而為歷史自信提供學理支撐。在馬克思看來,信仰如果不是盲目的,就必須要建立在科學認識基礎上。因此“歷史自信”也要建立在對自己歷史的深刻理解之中,這就需要在“歷史哲學”的高度上以思想的方式呈現中國歷史的獨特真理性,這是發揮歷史主動精神的前提。

  “歷史主動精神”表明人有能力掌握歷史主動。發揮人的主體性是馬克思哲學的基本精神。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區別,歸根結底是“人”和“神”的關系問題。費爾巴哈指出是人創造了神而不是相反,這是對人的主體性地位的發現。馬克思從費爾巴哈那里繼承的最重大的哲學思想便是對人的主體性地位的確立。人是能夠主導歷史實踐,把握歷史經驗,認識歷史規律,從而引領歷史進程的存在者。因而,從參與歷史實踐,把握歷史經驗,到認識歷史規律,再回到歷史實踐中創造歷史進程,這三個環節構成了人對于歷史來說的主體性的三重維度。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繼承了馬克思關于歷史主體的思想,以“歷史主動精神”來塑造歷史主體?!爸黧w”所以能夠成為“主體”,乃是因為具有“歷史主動精神”。

  3.“歷史主動精神”主要體現為把“歷史觀念”變成“歷史現實”

  動物是“被動”地生存,而人則是“主動”地生存,即馬克思所說的“人則使自己的生命活動本身變成自己意志的和自己意識的對象”。因此,所謂“歷史主動精神”,就是人類在自己的意識和意志中追問人類應當向何處去的精神,就是在實踐行動中把“應當”轉變成“現實”的精神。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提出了“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心任務,也提出了“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充分展現了“歷史主動精神”,因此也彰顯了中華民族在當代世界歷史進程中所具有的“歷史主體性”。在歷史轉變為世界歷史的背景下,一個民族和國家能夠在人類向何處去、世界向何處去的問題上貢獻自己的具有普遍性的智慧,便充分體現出該民族和國家的“歷史主動精神”。所以,并非如黑格爾所認為的,只有在世界歷史已經完成之后,歷史哲學才能指明歷史中存在的必然性。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反其道而行之,認為在世界歷史尚未發生之前,就能夠洞見到歷史趨勢,把握歷史發展規律,并把這些“理論”轉變為“物質”,把“觀念”轉變為“現實”,這構成了“歷史主動精神”的基本內涵,也構成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主體論”的核心要義。

三、“跳出歷史周期率”開辟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認識論”的新境界

  歷史觀不同決定了歷史認識論的不同。不同的歷史觀,決定了對歷史的不同認識,正如世界觀決定了認識論一樣,唯心論的世界觀必然產生“思維決定存在”的觀念論,而唯物論的世界觀必然產生“存在決定思維”的反映論。

  1.馬克思的歷史哲學堅持“歷史規律可知論”

  馬克思的歷史哲學在認識論方面主要有兩個觀點:第一,歷史是有規律的;第二,歷史規律是可知的。馬克思認為歷史是有客觀規律的,并且這一客觀規律是能夠認識的。這一觀點是對西方主流歷史哲學的革命性批判。在德國古典哲學中,康德是不可知論者,他僅僅承認那些能夠被看得見、摸得著的對象能夠被認識到,而對于人類歷史來說,特別是關于世界歷史未來發展趨勢的問題,康德認為這僅僅是“大自然的一項隱蔽計劃”,人類對此沒有認知的能力,這顯然是一種不可知論的觀點。

  馬克思認為,社會生產方式是歷史的核心,社會形態的更替和演進是歷史的主旋律。因此,理解歷史要從生產關系及構筑于其上的社會形態更替的角度開始,而后再上升到對歷史的本質性認識。而思辨的歷史哲學是從“觀念”開始理解歷史,把歷史納入某種“觀念”當中。這就涉及如何理解歷史的“歷史認識論”問題。馬克思從社會生產關系開始,這顯然是客觀性原則,而思辨的歷史哲學則從“觀念”開始,這顯然是主觀性原則。正是因為思辨的歷史哲學脫離具體的社會歷史現實基礎,因此馬克思批判其為“德國的歷史編纂學”。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然是黑格爾?!昂诟駹柕臍v史哲學是整個這種德國歷史編纂學的最終的、達到自己‘最純粹的表現’的成果?!?/p>

  黑格爾在其《法哲學原理》和《歷史哲學》中,根據相關的歷史資料,把整個世界歷史安排在了“絕對精神返回自身”這一純粹從觀念中確立的原則之下,并以此賦予世界歷史整體進程中均發揮作用的各個民族以獨特的意義。其中,賦予東方世界以“歷史起點”的意義,而賦予日耳曼民族“歷史終點”的意義。馬克思批判了黑格爾的思辨的歷史哲學,回到歷史現實中發現了社會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斑@種歷史觀和唯心主義歷史觀不同,它不是在每個時代中尋找某種范疇,而是始終站在現實歷史的基礎上,不是從觀念出發來解釋實踐,而是從物質實踐出發來解釋各種觀念形態?!?/p>

  2.“歷史周期率”只是中國古代階級社會的客觀規律

  “歷史周期率”是指,中國歷史上一個王朝從最初“打江山”的革命開始,到建立政權后,開始建設王朝,使王朝走向興盛,而王朝興盛一段時期,就會出現各種社會問題,即統治者開始逐漸背離了最初“打江山”所依靠的群眾基礎,從而越來越走向人民群眾的對立面,進而引發人民群眾的反抗斗爭,直到新的王朝誕生,再重新開始這一興衰之亂的過程。這樣循環往復形成了所謂的“歷史周期率”,它似乎構成了社會發展的一條“規律”。但是,在歷史哲學的意義上分析“歷史周期率”,就會看到這一規律性總結作為歷史認識論,僅僅在特定的歷史階段是有效的,因而并非是一條普遍有效的歷史規律。

  從現象上看,“歷史周期率”表現為治亂興衰的循環往復的發展過程,但從“歷史周期率”的運行機理看,主要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矛盾變換關系。因此,可以判定“歷史周期率”是階級社會的產物,是階級社會中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生產關系矛盾運動的結果。因為在階級社會中不同的階級主要是因為“經濟利益”而發生矛盾,統治階級的利益和被統治階級的利益存在沖突,這就決定了必然會發生“階級斗爭”。正如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開篇所指出的:“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痹陔A級社會中,直到具有普遍性意義的無產階級出現以前,每個階級都是僅僅代表自己利益的“特殊階級”,于是歷史進程總是表現為一個“特殊階級”推翻另一個“特殊階級”。

  中國封建王朝時期便是在“歷史周期率”中完成朝代的更迭,其差別只是時間的長短問題,本質上每一個朝代最終都被新的朝代所取代。封建社會作為階級社會,也就意味著統治者并非必然地和人民的利益始終保持一致。一般來說,在打江山的初期需要人民的力量,因此革命階級保持和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從而能夠得到人民群眾的支持,最終獲取政權。而在執政時期,便會逐漸出現利益上的差別,此時階級矛盾就會不斷凸顯出來。當這一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用馬克思的說法就是,當生產關系對生產力的阻礙發展達到極端的時候,就會出現階級斗爭和革命,從而推翻舊的王朝??梢?,“歷史周期率”在本質上只是階級社會階級矛盾在中國古代社會的表現。這就意味著,如果階級社會形態不發生根本性變革,只要是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舊社會,這一“歷史周期率”就不會改變。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提出要消滅私有制,建立起新的公有制的社會形態,如此才能真正為跳出“歷史周期率”奠定客觀基礎。

  3.“跳出歷史周期率”是對社會主義規律性認識的深化

  “歷史周期率”是否是歷史不可避免的“宿命”?“歷史周期率”是否是一條適用于一切歷史進程中的“普遍規律”?如果是一條“普遍規律”,那就意味著歷史永遠都按照這一“周期”來運轉,這無疑是一種具有歷史循環論色彩的論斷。如果不是,就需要在所謂的“歷史周期率”背后發現新的歷史規律。上文指出,在消滅階級對立的社會形態中,這一“歷史周期率”就是無效的。這就為“跳出歷史周期率”提供了新的社會生產關系基礎。

  “跳出歷史周期率”是對社會主義規律性認識的深化?,F在的問題是,如果一種生產關系及其社會形態發生了變化,那么,這種“歷史周期率”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客觀條件。在社會主義社會中,階級矛盾已經不再是社會主要矛盾,這是“跳出歷史周期率”的最根本的社會生產關系基礎。在社會主義社會中,社會矛盾主要是人民內部的矛盾,而作為執政黨的利益是和人民的利益根本一致的,因此就不會出現封建社會形態中統治階級和人民利益相沖突的情況??傊?,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在本質上消滅了統治階級與人民群眾的利益沖突,因而使所謂的“歷史周期率”失去了存在條件。提出“跳出歷史周期率”這一主張意味著對社會主義社會規律認識的升華,是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的基本問題。

  然而,雖然社會主義生產關系為“跳出歷史周期率”奠定了客觀基礎,但是在主觀條件上仍然有重蹈“歷史周期率”覆轍的可能,這就是執政黨的部分成員失去了先進性而發生了變質,背離了其初心和使命。如果執政黨自身發生了質變,即背離人民群眾的利益,就無法真正地“跳出歷史周期率”。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新時代中國把“跳出歷史周期率”的“第二個答案”概括為“自我革命”。自我革命的本質就是要自己破除自身存在的背離人民群眾的危險。如果不能進行“自我革命”,就容易背離人民群眾的利益從而不符合社會主義生產關系的本性。因此,歸根結底,在社會主義生產關系條件下,如果執政黨依然在主觀上進行“自我革命”,主動要求人民群眾的監督,時刻注意保持與人民群眾利益的一致性,就能夠最終“跳出歷史周期率”??傊?,“歷史周期率”是以往階級社會階級沖突的產物。社會主義為“跳出歷史周期率”提供了客觀上的物質生產關系基礎和主觀上要求實現人民群眾利益的先鋒隊主體基礎,因而以往階級社會的“歷史周期率”對社會主義社會來說是無效的。

四、“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開辟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 “世界歷史理論”的新境界

  馬克思的歷史哲學站在人類的高度上,探討了人類實現自由和解放的世界歷史趨勢,形成了“世界歷史理論”。而這些“世界歷史理論”在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中,具體地體現在一系列重大命題之中?!鞍倌晡从兄笞兙帧薄叭祟愇拿餍滦螒B”“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彰顯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世界歷史觀”。

  1.“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世界歷史總體狀況

  隨著21世紀資本主義的新變化,它所固有的生產關系的內在矛盾不斷打破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產生了一系列影響世界歷史進程的新態勢,使世界歷史充滿了諸多不確定性?!爱斍?,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歷史之變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開。一方面,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歷史潮流不可阻擋,人心所向、大勢所趨決定了人類前途終歸光明。另一方面,恃強凌弱、巧取豪奪、零和博弈等霸權霸道霸凌行徑危害深重,和平赤字、發展赤字、安全赤字、治理赤字加重,人類社會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世界又一次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何去何從取決于各國人民的抉擇?!?/p>

  面臨這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的重大使命就是穿越諸多世界歷史的“不確定性”而尋求“歷史的確定性”。人作為歷史性存在,需要在“歷史”中尋求自己的生存之道。馬克思曾經為世界歷史提供了確定性,這就是通往自由和解放的共產主義道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的這一世界歷史的確定性,繼續沿著和平與發展的道路,為世界歷史尋求新的確定性?!鞍倌晡从兄笞兙帧笔菍Ξ敶澜鐨v史趨勢的總體性研判,但這一研判的目的不只是揭示“變局”,更重要的是破解如何在“變局”中開辟出“新局”,從而為人類指明前進的方向。人類通向和平與發展這一世界歷史的主題仍然沒有改變,資本主義固有的內在矛盾沒有改變,人類自由和解放的共產主義必然趨勢沒有改變,所有這些,共同構成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的基本前提。

  2.“人類文明新形態”作為當代世界歷史的“活的靈魂”

  馬克思曾經指出,“任何真正的哲學都是自己時代的精神上的精華”。哲學作為時代精神的精華,首先體現在對人類文明形態的引領上,因而馬克思又提出哲學是“文化的活的靈魂”。在這個意義上,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所引領的“人類文明新形態”構成了世界歷史的“活的靈魂”。馬克思批判了資本主義文明形態,指出這一文明形態中包含的“野蠻性”。西方歷史哲學始終堅持一種“西方文明中心論”和“西方文明優越論”,并且提出了“文明沖突論”和“歷史終結論”。西方歷史哲學總是把人類歷史描寫為西方人所創造的世界歷史,西方世界引領著世界歷史的前進方向,形成了“西方文明中心論”和“西方文明優越論”。然而,西方歷史哲學對世界歷史趨勢的把握是不符合西方真正的歷史現實的。文明形態是以社會形態為基礎的,由于資本主義社會形態必然被更高級的共產主義形態所取代,因而資本主義文明形態必然被共產主義文明形態所替代。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創造了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作為科學社會主義的繼承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僅為中國開創了“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而且也為人類開創了“文明新形態”,這是由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理論的人類性關懷所決定的。這一“人類文明新形態”創造性地發展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天下”觀念,依托中國式現代化的具體實踐,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理論的中國化和時代化。這一人類文明新形態主張“:世界各國弘揚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促進各國人民相知相親,尊重世界文明多樣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共同應對各種全球性挑戰?!边@里包含著普遍文明與特殊文明的辯證統一觀點,彰顯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的辯證法思想。進一步,如果“人類文明新形態”不是主觀臆想,那它必然要落腳到世界歷史的現實當中,而“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構成了“人類文明新形態”的實體性歸宿。

  3.“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當代世界歷史的“實體性歸宿”

  一種文明形態總是要以具體的生產關系為依托,我們把這一具體的生產關系為基礎的共同體稱之為“實體性歸宿”。歷史轉變為世界歷史,這在生產關系的意義上就是一種真正的“普遍交往”的形成。在馬克思看來,這一普遍的交往關系是通過消滅私有制,建立對生產資料的普遍占有的形式實現的,這便是共產主義。因此,馬克思意義上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共產主義。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誕生以來,使世界形成了兩大敵對陣營,即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因此把世界帶向了沖突。馬克思也指出,在資本主義私有制下,人類無法建立真正的共同體,只能是“虛幻的共同體”。資本主義本質上是制造利益分化的,盡管西方歷史哲學試圖通過契約論來建立“各民族的聯盟”,但這顯然是無法實現的,因為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內在矛盾決定了不同民族國家之間無法建立真正的共同體關系。

  馬克思畢生在他的歷史哲學中回答了兩個問題:人類向何處去?向自由和解放去;世界歷史向何處去?向共產主義去。但是,馬克思所提供的世界歷史的目標并非“一下子”就能夠實現的,因而是經過一系列具體的環節才能實現的。而且,世界歷史總是會隨著時代條件的變化而不斷提出新的問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不斷在馬克思開創的世界歷史理論的基礎上回答人類之問、世界之問和時代之問。習近平指出:“中國始終堅持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外交政策宗旨,致力于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笔澜绺鱾€民族國家都是獨立的倫理實體和文明實體。而人類文明形態應該扎根于這一世界歷史的實體性歸宿——人類命運共同體。

  一方面,每個國家都有其獨特的發展道路和文明傳統。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要求每個國家都采取同一條發展道路、堅持同樣的所謂“普世價值”,而是在尊重各自道路和文化差異的基礎上形成的共同體;另一方面,每個國家都應把“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普遍的世界歷史的實體性歸宿。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抽象的普遍性”,而是建立在不同國家和民族的歷史文化傳統的差異性基礎之上的,因而是“具體的普遍性”。按照這一歷史辯證法原則,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提供了嶄新的世界圖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世界各國人民前途所在。萬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只有各國行天下之大道,和睦相處、合作共贏,繁榮才能持久,安全才有保障。中國提出了全球發展倡議、全球安全倡議,愿同國際社會一道努力落實。中國堅持對話協商,推動建設一個持久和平的世界;堅持共建共享,推動建設一個普遍安全的世界;堅持合作共贏,推動建設一個共同繁榮的世界;堅持交流互鑒,推動建設一個開放包容的世界;堅持綠色低碳,推動建設一個清潔美麗的世界?!?/p>

  綜上所述,“歷史學習教育”中的歷史觀問題、“歷史主動精神”中的歷史主體論問題、“跳出歷史周期率”中的歷史認識論問題,以及“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世界歷史理論等問題,共同開辟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的新境界。這些問題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的歷史哲學,深化了當今世界對21世紀的歷史觀、歷史主體、歷史趨勢和世界歷史基本規律的認識,為人類的未來和世界歷史進程指明了方向。

 ?。ㄗ髡撸簠呛暾?nbsp; 吉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

2023-07-18 09:27
7784
真正把馬克思主義看家本領學到手 91视频app下载_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无码一_香蕉视频成人版APP_男男之间做啪啪无码